海工裝備新聞首頁 > 新聞 > 海工人 > 正文

中船重工董事張英岱談南北船合并:有年齡大的高管覺得不并好

瀏覽次數:12354來源:中國海洋工程裝備網編輯:龐曉宇時間:2016-12-13

  近日,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張喜武在媒體通氣會表示,明年央企數量會繼續減少到“兩位數”,這意味著央企大整合仍將持續,誰會是下一家?

  12月9日,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公司(中船重工)董事張英岱在中國證券市場年會上的表述,讓市場對“南北船”合并的預期再次提升。張英岱稱,“從軍品角度,合并有利于艦船設備提升;從資本節約角度,全球造船廠已經過剩,尤其是總裝廠,南北船也過剩,而船運的配套能力、核心設施設備研發制造能力不足,都需要合并”。

  不過,張英岱也提到,“部分高管在國企年齡比較大,知識偏于陳舊,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覺得還是不合為好”。不過,張英岱在訪談開頭即提了一句,“兩個月前,我們董事長、黨組書記胡問鳴說到服從黨中央的決定”。

  兩個月前,中船重工董事長胡問鳴曾表示, “‘南北船’合并這件事,我們一切聽從中央的安排,對于我們自身而言,現在更重要的是把集團做大做強,為后面的發展做好準備”。此話當時被市場解讀為對“南北船”合并的默認。

  所謂南北船,指的是中國船舶工業集團公司(中船集團,即“南船”)和中船重工(即北船)。

  盡管張英岱在會上并沒有說到“南北船”最終合并的方案是什么,但張英岱提到了最近一年中船重工集團上市思路發生創新和調整,不再追求整體上市,現在的思路是:集團分成4個產業方向10個產業板塊,“今后每個上市板塊需要控股型的上市公司。”

  中船重工旗下擁有軍用艦船上市公司中國重工(601989),中國動力(600482)等多家上市公司。

  一名軍工行業券商分析師對澎湃新聞表示,“南北船”與“南北車”的整合可能會不同,“南北船”旗下上市公司眾多,其中一種可能的整合思路是,兩家集團公司層面合并,上市公司則以業務板塊來進行劃分,將相關資產注入進去,張英岱的話可能意味著,“北船”的中船重工正按這個思路進行,先做強整合每個產業板塊,為最后合并做準備。

  張英岱還提到,未來上市公司思路會有兩條,一是舉公司之力一個板塊一個板塊上市,中船重工最具優勢是海軍裝備的研發體系、科研院所;二是研究所的邊角料作為細分市場龍頭單位上市或注入上市公司,比如獨立上市的華舟應急(300527 SZ)、久之洋(300516 SZ)。

  以下是證券日報網整理的張英岱演講實錄:

  1,關于軍工集團上市思路的創新

  張英岱:創新從我的理解,最革命性的創新是技術創新,一切創新的原動力。當然具體到資本市場、具體到中船重工這樣一個軍工集團,軍工集團總體上來說相對比較封閉乃至保守一些。最近一年最值得和大家分享的是我們集團公司上市思路的一個創新和調整,過去大家都知道中國重工的航母、護衛艦、潛艇、驅逐艦應該說作為主要軍品進入上市公司,我們是第一家,第二家真正的軍品是兄弟集團中船防務(600685),護衛艦進去了,第三家是航空的沈飛的資產業務也要進入。

  我們集團的輸入性創新過去按照所謂整體上市的方式,導致中國重工除了組裝造船之外還有很多大家看不明白的,說實話,它進去了十幾個單位,我連名字都背不全,去年開始結合造船覆蓋面比較廣的特點,把我們的集團分成四個產業方向十個產業板塊,調整這樣一個上市思路,今后每個上市板塊需要控股型的上市公司,同時針對中船重工作為一個造船集團在世界上的造船公司,它的比較優勢是什么,最具比較優勢的是我們海軍裝備的研發體系完整性,這個是全世界都沒有的。

  我們最具優勢是海軍裝備的研發體系、科研院所,我們在思路上考慮怎么樣把研究所在事業單位規范、海事政策未***前怎么把研究所的資產注入到上市公司。國家序列上的軍工研究所28個,很多“邊角余料”拿出來上市都是可以的。

  關于上市公司思路有兩條,舉公司之力一個板塊一個板塊上市,另外研究所的邊角料作為細分市場龍頭單位,我們放手研究所和其它工廠制,比如華舟應急,讓它們自己獨立上市,逐步成長,成長到成熟以后集團公司再進行分階段考慮。最近上市的久之洋紅外成像儀即使不上市也是第一。

  中船重工旗下目前上市五家,其中比較知名一些的是中國重工,主要是海洋裝備,也就是船舶、造船、海洋工程為主體,包括軍船包括民船。第二家中國動力,去年我們利用控股的風帆股份這個上市平臺,把我們集團的所有動力適合進入上市公司條件的所有動力資產基本都裝進了這個上市公司。動力設備最完整,并不是說動力設備水平最高,有一項動力是全世界第一的,我們研發的。

  2、關于創新的阻力

  張英岱:結合我們中船重工上市的過程,創新的阻力來自于幾個方面,一個傳統的國企觀念這一塊,阻力逐步減弱。第二,現在制訂的各項政策法規應該說落后于***實踐,創新受制于現在的行政法規包括一些法律。我們在風帆股份重組過程中,很多投資者很疑問,大家認為我們做不成,因為成飛集團在前,我們在后,很多政府里面包括軍隊的很多同志思想比較解放,我們做成了。做的過程中確實有些滯后的行政規定制約了我們創新的發展。

  全社會包括有些管理部門,大家對知識的尊重程度不夠,這也是影響創新的。拿風帆重組來說,評估之后17.9元/股,動力技術很復雜,大量的知識勞力。我們當時提出來能不能這些核心的團隊以人民幣現金的方式17.9元入一把,最后沒通過。如果這些核心團隊17.9元,同股同價進去,恐怕對公司的發展起更大的推動作用。

  另外全社會對勞動對知識的尊重程度不夠,有點過于尊重資本。國有企業也存在對資本嚴重尊重不足的情況。

  3,關于集團資產證券化方面計劃

  張英岱:中船重工是一個成型的上市公司,還會有一些動作。中電廣通剛剛復牌,打算作為船舶電子行業的上市平臺。

  為了規避一些犯規動作,我想到集團的電子類情況大體說一說。集團涉足電子業務的研究所13個,其中8個是以電子為主業的研究所。按照國民經濟統計分類列微電子類企業的有五戶,目前有長城電子打算注入中電廣通,這個動作還沒有完結。中電廣通花錢從中國電子手上買過來。下一步我的資產注入,新組建的董事會有兩個研究所的所長做董事,這些都是公開信息。從海洋強國的角度說,過去說我們海上尤其海底是國門洞開,無論海上的經濟利益還是海上的國防需求,未來這一塊的增長比艦艇的增長一定要快。

  中國動力重組成功之后,內部還在按照專業化的方向進行重組,典型的就是產業資本的做法,跟資本層面的關系不大。為公司發展得好,上市公司內部必須專業化進行重組,比方電池動力,現在還沒有做到公告的程度。

  4,關于航母資產問題

  張英岱:航母的設計在我們集團,沒有放進上市公司,政策法律的限制,沒有進上市公司,未來很多年也進不了上市公司。航母的主動力和其他動力不能說百分之百,95%以上在中國動力,不管主動力還是副動力,不光是航母,驅逐艦、潛艇、核潛艇都在中國動力里面,軍工的上市公司,投資界的同志去看看,核心的軍品業務進上市公司的,我知道的目前就兩戶,我們和兄弟集團中船防務。

  5,關于南北船的合并

  張英岱:兩個月前我們董事長黨組書記胡問鳴說到服從黨中央的決定,我不能再講這個話了,我也不夠這個層次。南北兩船本來就是一家分開的,從幾個角度看合好還是不合好。

  第一,從軍品的角度,十八大以后,習總書記明確提出要建立一只能打仗、打勝仗的軍隊,而能打仗、打勝仗的軍隊取決于兩個要素。一個是裝備的要素,一個是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的人的因素,包括戰術戰法訓練包括軍改,脖子以上的部分改了,現在要改脖子以下的部分,其中要有裝備。神華的老總剛才講到技術創新有追趕型,經過新世紀以來十幾年的建設,中國的國防裝備水平包括海軍裝備跟世界的距離以美國為標的的話,應該說我們大大縮小了差距,但是我們依然存在差距。作為追趕型的應該是集中精力做,之所以五六十年代能搞出兩彈一星,包括核潛艇,舉全國之力。五六十年代北大、清華的學生去造船廠,現在這個廠基本收不到北大、清華的了。合起來有利于提高海軍為代表的艦船設備的提升。

  第二,從資本的角度來講,全球的造船廠已經過剩,尤其總裝廠,我們國家也過剩。我們兩個船舶也過剩,

  船運的配套能力、核心的設施設備研發制造能力不足,這個沒改變。

  從資本節約的角度也是合并合適。對誰不合適?對我這樣的不合適。我們高管在國企年齡比較大,知識偏于陳舊,為了保住自己的位子覺得還是不合為好。

[ 新聞搜索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 返回頂部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重庆快乐十分手机版